【乡风俗事】之一《上学》

我的童年正处在文革时期,没有托儿所,没有学前班,头天几个小伙还在弹球,第二天就背上书包,成了读书郎。

那时开学是元旦,不跟现在像的在秋天。记得那是七0年的新年第一天,妈妈早早从被窝里把我拉出来,洗脸、吃饭。然后喊上后院二子和他妈,快步走到了学校大门口。二子姓李,大号叫李广庆,长的小头小脑,胆也特别小,一点也不像男子汉。

学校是由过去一家地主的几间大瓦房改建,就像现在电视里衙门,看着显得冷森森,如果一直不拆保持到现在,肯定成了文物了。大门吱呀呀一开,我身后的二子没有来由的,突然“哇”的一声大哭起来。死话不进去,弄的他妈也没法。

进到教室分坐位,由于我个头不高分在了前排。一个四十多岁女老师走上讲台,长白白净净。平时见过她,外号叫“竹巴子”,显得很严肃。不知道挺文静的老师,怎么得了这么个外号。后来才知道他本来姓朱,上课特别严,随手拿个小竹扳,谁不听话就在手上来一下。就因为这,听说没少挨批,说她“师道尊严”。

朱老师上来讲了十多分,什么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。什么学好文化,建没国家呀。什么做共产主义接班人呀。听着也不懂,只听到他说,明天八点正式上课,现在下课。

平时我们这些熊孩子,都玩疯了,坐这么一会,心里都长草了,正百爪挠心的时候,听到下课就像得到大赦一样,轰的一声都往外跑,我凭着离门口近,一步就出了教室,一路狂奔到家里。妈妈说,这么快就回来。我说赶明八点上课。我拿了块饽饽,就要出去玩。妈又一把拽住我的袖子问:书包哪。我这才想起,出来太急,书包丢教室课桌上了。向妈吐吐舌头,一溜烟向学校跑去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