○ 第一学校

文/宾泽文

我七岁第一次上学的那天早上,天刚蒙蒙亮,母亲就将我从床上叫醒,说,快起来上学了。

我揉着双眼说,天还没亮呢?妈妈也不解释,搓把热毛巾,给我洗脸抹手,又将一碗热腾腾、香喷喷的葱花鸡蛋汤端上桌,说快吃快吃,别误事。我便唏唏嗦嗦吃起来,刚吃完,妈妈就帮我背上书包,并不由分说,弓身背上我出了家门。

当时,晨曦初现,把我家通向小学校的道路映成灰色,路上无人走动,鸟们也未曾开叫,只听得母亲负重的脚步声,像一串深沉的打击乐,震荡着清晨的寂静。

不大功夫,我们到达村小学,却见校门紧闭,里外不见人。母亲让我面向校门跪下朝拜,并焚香烧纸,说是敬孔圣、拜师门……

我乖乖地按母亲的要求做完了这一切。却心里存了个结一一母亲为什么要一大早背着我来做这些?便问原因,母亲说,你第一次上学,是不能踩着猪牛脚印的,否则会像猪牛一样愚蠢,所以趁着一大早猪牛们还未出来,我又背着你上学校,你当然就不会踩上它们的脚印了。这样,你以后一定会是个聪明的读书人。

听完这番话,我释然了,可怜天下父母心啊!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