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学日

说起来农村孩子最好玩的还是夏天,我当时读小学,每天早上起来,绝大多数时候脸也不洗,牙也不刷,背着老妈亲手缝制的斜单挎肩书包,(当时看起来,土了吧唧的,如果我现在拥有一个,可以当作复古的单品,虽然不背着上街,也是可以值得回忆的),书包里只有语文书和数学书,还有我印着九九乘法表的铁笔盒,出发之际,再塞一块馍馍就是我的早餐。走在路上,书包里发出,铅笔、刀子、橡皮擦与铁笔盒碰撞的声音,咔嚓、咔嚓,三五个好友走在一起,就能奏出一首交响曲了,然后继续向学校走去,不到一会儿,便看见学校大门口台阶两侧的滑梯上,有不少人在跐溜滑。漫漫的靠近,在高高的台阶上,一个篮色掉漆的大铁栅栏门,栅栏之间有的同学可以自由穿过,我的头太大,没有尝试过。大铁门上,悬挂着四个大字,ⅩⅩ小学,中间一个五角星。大铁门向四周延伸过去,就是学校的围墙,刷的白漆,写的红字,字的内容,忘得一干二净,说是学校,不过就是几间农家瓦房,还有一个土操场,刮风下雨,便是灾难,不过还好,有一条红砖铺的一米多宽铺的道路,通往其它班级和厕所。进入学校,来到教室,把书包放在两三个人公用的一块木板加四条腿的课桌上,桌子上画着醒目的两条直线,将桌子分为相等的三块,我坐在属于我哪一块上,拿出语文书,然后坐在没有靠背的长条板凳上开始早读。早读结束,开始吃早餐,拿出馍馍,吃馍馍自然少不了佐料,从书包深处拿出我珍藏多天的方便面调料,撒上一些,吃起来别有一番滋味。剩下我给同桌们也一分,我们的友谊也在这馍馍上升华了一些。做完这些,听见老式上课铃的一声,钉~后,教室里顿时安静下来,接着教室门外走进来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,穿着一身黑衣,脸上的皱纹就像他教学年数一样多,手里拿着教科书还有一根发着寒光的教鞭,这就是我们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,老师的一声“上课”,同学们,坐的直直,大气都不敢喘,“大家把书翻到多少多少页,快点,科利马擦些”,课上到一半,老师开始提问,这个时候大家都在心里默默说着,“不要叫我,不要叫我”,“那个谁,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”,其他人顿时松了一口气。那个同学站起来,说出来了答案,“嗯,回答正确,我再找一个人,回答下一个问题”,同学们的心就跟坐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,“那个那个谁”,刚说到姓,我就心里一惊,嗯,没错就是我,我站起来,说了一个答案,只见老师快步上来,说:“答错了”,边说边给我捶背,“一天天的组撒呢,隆~,要好好学呢,你娃,隆~,讲课你听啥呢,啊,隆~”,我当时觉得有一口气,憋在胸口,上不来,下不去,干张着嘴。刚坐下就听见了下课的铃声,第二节语文课,第三节又是数学课,第四节肯定是语文课了,(当时觉得上学也太痛苦,对比现在的孩子,简直不要太幸福),快放学前十分钟,同学们提前收拾好书包,在教室门口等着铃声想起,那画面犹如,百米赛跑,运动员们全神贯注,就等着裁判一声枪响。老式的下课铃,仿佛在说,各就位,预备!钉~,同学们,你拥我挤的跑出教室门,走到校门口,我们几个玩的好,其中叫我们去他家去僵尸片,我们吃完饭就去,回到家,母亲早早的做好饭,吃完饭,收拾好书包,在拿一个塑料瓶,灌点水,放一颗爆炸糖,就是下午的饮料了。来到朋友家,其他人陆续也到了,看一下时间还早,我们便全神贯注的看起僵尸片,我还记得它名字叫“灵幻至尊”,看到害怕的地方,小伙伴们故意开玩笑,偷摸的一个敲另一个的肩膀。当时看的是特别害怕,一害怕就忘记了时间,等看完片子,一看时间,还有二三分钟就要上课了,我们立马跑向学校,那情景,犹如后面有一个僵尸在追,我们刚跑到学校门口就听见了铃声,我们一行人,准备乘着老师还没有到教室,偷摸的进去,没想到,老师比我们先到一步,把我们是逮个正着,“依次站好,扎马步15分钟,手举过头顶,快点,科利马擦”。终于等到了下课时间,同学们的课间活动可真的是丰富啊,女生们跳皮筋,踢沙包。男生们活泼好动,有玩跳马的,有玩动物棋,拿纸叠的方块,后面写上动物名字,规矩简单易懂,还有打乒乓球,乒乓球桌就是两块水泥板,支撑它们就是红砖砌的柱子,乒乓球拍,已经剩只有两块木板了,那也玩的不亦乐乎,人太多,还得排队玩,每人三个球,打擂台玩法,谁输谁下。在教室后面有一个大土堆,有几个男生拿出自己刚买的手指头长的小汽车,你买的是挖掘机,他买的是翻斗车,我也是其中一员,我们大家在土堆上,修路,修车库,加油站,三块红砖,再盖一片瓦,一个伟大的工程在眼前伫立,我们畅游其中,只听得一声铃声,才恋恋不舍的回到教室。 一天的课程快要结束,大家摩拳擦掌,等待着解放的铃声。钉~,一天全新的生活才刚刚开始,飞奔到家,家里的驴,听到门响,开心的叫了起来,约上好友,带着驴,前往水库,夏天水肥草美,到了水库,松开缰绳,驴欢快蹦跶去找它的同伴,吃草去了。而我和我小伙伴们,拿着提前准备好的塑料罐,去摘瓢子去了,瓢子就是一种野生的小草莓,和指甲盖一样大,有红有白,白的甜,红的酸,拿回家,用糖腌起来,吃起来酸甜可口。不到一会儿,每个人都摘的满满,摘完瓢子,嘴馋,再顺手扳人家几个玉米,刨几个洋芋,拾点柴,生一堆火,把玉米洋芋,往火里一扔,大家围着火堆,席地而坐,在等待美食完成的时间里,随手捡点石子,两三个人一组,有的玩掷碌鼓,有的玩圈皇上,天下太平。玩耍的时间,总是过的很快,不到一会儿,玉米和洋芋,都烧熟了,干完这一切,天也就快黑了,在温暖的火堆旁,啃着玉米,吃着洋芋,望着天边晚霞,一丝凉意也渐渐袭来,打扫完战场,趁着幕色,赶着驴,回家而去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