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木瑞平(Jimu Ruiping)是一名11岁的男孩,他在早上5点走出最近一所学校的“最后一公里”去上学

极目新闻评论员 徐汉雄

新学期开学,江西一名11岁的留守男孩凌晨5点独自出门,赶往15公里外的小学报名,在深圳的父亲通过视频目送,牵挂不已。2月14日发生在江西赣州定南县的一幕令很多网友泪目。当地教育部门表示,对留守儿童有完善的帮扶政策。(据2月16日极目新闻)

据男孩的爸爸陈先生介绍,他家在江西赣州定南县老城镇水西村,靠近广东。视频中男孩是他的小儿子,今年11岁,在广东河源和平县上陵镇中心小学读五年级,平时住校。孩子有两个姐姐,也在上陵镇的一所中学住校读书。2月13日下午,他租了一辆车,将三个孩子的行李和两个女儿送到上陵镇。2月14日凌晨,小儿子4点多就起床,5点多出门,需要步行近4公里赶到和平县的寨西村,乘坐客车前往上陵镇。他在深圳通过家中的视频探头记录下这一幕。

此事引起网友的关注,认为小孩子这样上学太辛苦,路上也不安全,他的爸爸应该将小儿子和女儿一起送到学校,或是带到身边就读。

和平县教育局工作人员称,当地像陈先生的儿子这样跨省上学的孩子不多,但留守儿童较多。实际上,这样的出远门求学,在一些偏远地区还是比较常见的,因地理与交通因素,教学点离居住地较远,造成上学路的漫长。2018年1月9日,云南昭通一名头顶风霜上学的“冰花男孩”照片,在网上引起广泛关注。

“冰花男孩”是云南昭通鲁甸县新街镇转山包小学三年级的学生,父母在外务工。由于他家离学校有4.5公里,当天早上气温零下9度,步行一个多小时到达教室后,头发和眉毛结满冰霜,变成了雪白。

“冰花男孩”引来网友心疼,跨省上学的男孩也令人心疼。虽然这样可以培养孩子的独立性,但有网友就表示,不忍心以这样的方式让孩子独立,更担心孩子的人身安全。

避免这样的情形,就是能够创造就近上学的条件。一方面,偏远地区教学点的设置,能就近安排的,就尽量就近安排,避免因教学点的撤并造成学生就读的不方便。另一方面,是对这样的留守儿童,各方面要多些关爱,基层教育部门或村镇,能安排人员护送上学,或是城市能提供务工人员子女随迁就读的方便,减少这样的“父行千里担忧儿”的情况。

2022年2月7日,江西赣州市妇联召开“孩子喊父母回家上班”工作调度会,以引导留守儿童父母返乡就业。据报道,赣州是劳务输出大市。资料显示,截至2020年11月底,赣州市共有农村留守儿童13.5万人。跨省上学的11岁男孩,正是赣州定南县人,属于这13.5万留守儿童的一员。

作为关爱留守儿童的一环,“喊父母回家上班”就是应有的题中之义。如何创造家门口的就业机会,让外出务工人员能留在家门口打拼,无疑也是为打通就近上学的“最后一公里”尽力。因为父母留在孩子身边,接送孩子方便多了,孩子也就有了一份安全保障。

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“极目新闻”客户端,未经授权请勿转载,欢迎提供新闻线索,一经采纳即付报酬。24小时报料热线027-86777777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