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湘州女作家”30篇作品:上学

“象州女作家”作品之三十:上学

◎覃珍兰

金秋九月,对于老人们来说,象征着丰收,对于一群即将步入小学的孩子来说,是梦想,是希望,是人人都向往的诗和远方。

“女儿啊,妈妈出去给干活路了,一会儿你和同伴一起去学校报名,和老师申请,我们的学费先赊着,待年尾砍了树卖了钱,我们再拿去交……”

说罢,母亲随手拎起饭盒就出门了。

“什么?我要自己去报名,而且还是去赊账的……”小琪愣在了原地,许久才反应过来。

虽然有一丝丝失望,但是依旧抵挡不了小琪对上学的强烈渴望。

中午,小伙伴们吆五喝六地集结了。小琪也抓紧时间认真地整理了一下自己,她把马尾梳得老高老高了,这样,当她迎风奔跑的时候,马尾就会随着她的节奏左右摇摆,好像也要跟着起飞一样,这一刻,也只有高马尾才能配得上她这激情似火的奔腾的少女心,穿上前年表姐给送的蓝色短袖,堂姐给送的淡蓝色喇叭牛仔裤,还有已经暗黄的小白鞋,向着风,向着阳光,向着希望,向着未来,出发。

学校里人来人往,络绎不绝,热闹非凡。

当看到别的同学都有父母带着,小琪又暗自神伤起来。

她跟着同伴的父母身边,看他们走了一遍报名的程序,后闲来无事,又自己游了一遍校园,找到了自己所在的班级,记下了班主任的姓名和班主任的办公室。

一晃,时间就来到了下午五点钟。已经领到新书的伙伴们眉飞色舞的,别提有多高兴了。而此时,小琪的内心更加焦虑了,她还在等待机遇,寻找机遇,为自己的上学路,一遍又一遍地,踱步在崭新的校园里,消磨时间。

“嘿,报名了吗?”发小海美(化名)拍了拍小琪的肩膀。

“没有……我没有带来钱……”

海美牵起小琪的手,一脸淡定地说:“一样一样的,我也是两手空空一个人来的,我爸爸说过两三个月攒得钱了才拿来交。”小琪抿了抿嘴唇,顺势握紧了海美的手。“但是,即使没有钱,我们也不能在学习面前却步。”海美坚定地说道,明亮的眼里闪耀着光芒。

小琪感觉自己遇到了知音,但更多的是得意外,因为海美一家早在两年就举家搬到了镇上,父亲做着一个小本生意,而且海美的叔叔正是这所学校的老师,她竟也交不起学费,难免有点令人咋舌。无论如何,有一个同病相怜的人,小琪内心的焦虑感明显减少了。

“我已经把新学校都逛了几遍了,从校门口进来右手边第一间办公室就是我们新班主任的办公室。”小琪说。

“那还等什么,反正我们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,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,不如去找班主任试试看法子。”海美拉着小琪就往班主任办公室走去。

一路上信誓旦旦,到了办公室门口,两人却面面相觑,相互推脱着不敢进去。

眼看太阳就要落山了,再不进去,老师可要下班了。小琪和海美急得像热锅上的两只蚂蚁,不知道该何去何从。

蹉跎了一会儿,小琪终于鼓起勇气,“我来!”只见她紧握着两个小拳头,紧紧地贴着墙面,身体缓缓地、缓缓地向右倾斜,小脑袋紧贴着门口,小心翼翼地探出去半个脑袋,看看老师是否在忙。

“呵!”小琪吓得一激灵,“完了完了,老师看到我了”,小琪靠在海美耳边,窃窃私语道。

“门外是新同学吗?进来吧!”

“完了完了完了,这下全完了,刚刚酝酿好的台词,这回全给吓没了。”小琪内心七上八下,怕老师责怪她们的失礼,又怕自己没有勇气开口说学费的事。

箭在弦上不得不发。她们手牵手,深吸了一口气,拖着沉重的步子,艰难地迈过办公室门槛,一步一步地,走近老师。此时,小琪只感觉脸颊、耳朵都在发烫,小心脏差点没给蹦出来,她用力地握紧拳头,手指甲用力地往肉里面戳,试图用肉体的疼痛感来缓解自己紧张的情绪。

老师看出了她们的心思,走到跟前温柔地说到:“别紧张,老师又不是老虎。”

她们又深吸了一口气,缓缓抬头,看了看班主任。班主任竟是个年轻的帅小伙,清清瘦瘦的,目测有一米八几的身高,皮肤黝黑,笑起来还带两个小酒窝,声音带磁性,听起来真舒服,他身着一身白色运动服,说不准还兼任体育老师。小琪仔细打量着班主任,心里默默地思索着。

“怎么样?交完学费了吗?知道在哪里上课了吗?”老师关切道。

该来的躲也躲不掉。

虽然在门外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,但是真正面对的时候,还是十分紧张。

“对……对不起老师,我们两个今天没有带钱来……”小琪支支吾吾地说出了她们的处境。

班主任瞬间明白了什么,耐心地安慰着她们。“原来是这样,没事的,都是小问题,来,跟我走。”说完就带她们往教务处走去。

到了教务处,他交代她两在门口等住,自己则快步向教务处走去,和教务处主任说了什么,又把教务处主任领到了没人的楼梯间,指了一下她两,边和教务处主任商谈起来,应该是在说明她们的特殊情况吧。紧接着,他又跑到了校长室,约莫呆了十多分钟吧,就又折了回教务处。小琪和海美只静静地杵在原地,看着他忙前忙后的身影。

大约过了四十分钟,班主任终于对她们挥了挥手,示意她们过去。

进了教务处,她们被告知,缓交学费是允许的,但是需要一个确切的上交时间,并且需要一个合适的担保人。小琪瞬间就懵了,担保人?海美大可以找她叔叔做担保人,而且她叔叔又是老师,担保一定是没有问题的,可是小琪呢?谁会愿意为了一个穷学生做担保呢?她该找谁做担保人呢?此时的小琪内心已经乱成了一团乱麻,剪不断,理也乱。

“我妈妈说,等年尾砍树卖了钱,就拿来给我交学费,可是担保人……”小琪支支吾吾地说着自己的情况,但因为想不到有谁可以帮自己做担保人,眼泪簌簌地就往下流。

“老师,我爸爸说过两三个月就拿学费来交,可是我们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,担保人……”海美说着说着就哽咽了。

“再穷不能穷教育啊。我看这样吧,作为班主任,我来给这两个同学做担保人,是否可以先让她们登记领书?”班主任的一席话,如春风般,吹进了她们的心窝,沁润着她们的心灵。小琪也深深地感觉到有一股暖流涌上了心头,只见她鼻子一阵酸,这不争气的眼泪又来了。

登记完手续,班主任领她们回到了办公室,给他们捡好课本,小心翼翼地将课本放在她们手上,而后又语重心长地说:“我很欣赏你们的勇气,我也相信寒门也能出贵子,好好努力,老师相信你们可以的。”小琪和海美,笔直地站着,双手托着沉甸甸的课本,对着班主任深深地鞠了一个九十度的大躬,千言万语只汇聚了一句简单的“谢谢”。

她们如释重负地走出了办公室,太阳公公已经下山了,绚丽多彩的晚霞轻轻地,柔柔地,亲吻着她们的额头、鼻子,感恩的种子悄悄地在她们心中埋藏。

夕阳无限好,哪怕近黄昏。

在晚霞的照耀下,她们自信而又稚嫩的脸庞是那么的可爱。

此刻,只有小琪自己心里知道,跨过这道学校大门的门槛,对她来说是多么不容易,是运气也罢,说福气也好,最重要的,是这结果终于没有辜负她的期望。

这不禁令人想起曾红遍大江南北的电视连续剧《还珠格格》里面一句感人至深的台词:世间万事,只该难得不该易得。易得之事易失去,难得之事难失去。至少,对于像小琪这类学生来说,上学,应该是一件难得的事吧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