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、 学校。

铁岭城东有一座山叫龙首山,从地理上讲属长白山脉和千山余脉。在铁岭城东柴河边上突起向南走向,突起部份为龙首山的龙首部分。龙首部分有一个山叉,中间形成一个沟,沟长约一公里,宽500米,因雨后被山水冲刷沟里多沙子,故起名沙子沟。沙子沟都是茅草房,只有沟口处有一孙家大院是青砖青瓦四合大院,周围没有商铺和达官贵人居住,全部是闯关东来的穷人,卖苦力打零工的。我家住在草房之中,从小接触的孩子都是所谓的“野孩子”。整天在龙首山上爬山,在柴河两边玩水。家边上的龙山二校开学了,我回家跟妈说,别人都上学了,没人跟我玩了。妈才想起,我已经八岁应该上学了。才领我报名,送我上学。

开学第一课学唱歌,老师问谁会打拍子指挥,我没怎么想就说我会。老师说你上前边打拍子吧,我上前边站好后,两手像打鼓似的上下乱锤。大家笑个不停,课堂秩序大乱。老师说你这是打拍子吗?纯属野孩子打架乱锤,啥也没见过。老师的一顿批评伤了我的自尊心,促使我产生要好好学习的决心。由于有个要强不服输的劲,我各门功课和各项活动都排在前面,到四年级就是二道杠了。当时镇里举办各小学歌咏比赛,学校成立合唱队,我也参加。经过多次练习,在比赛中取得了名次。可第二年又参赛时,要求穿白上衣,当时妈特意给我买的白布,贪黑给我做了一件白衣服。但在临比赛前一天,新来的周老师在听了我们合唱后,突然说你回去吧,人太多舞台站不下,你别参加了,把我开除了。我想可能我唱的不好吧,人多不让参加就不参加吧。当我回到班级后,正赶上周老师又来班里挑合唱队员,一下子挑了四名,把一个不会唱歌的好朋友兰新起也挑去了。我看到这儿,真把我气疯了,这不是眼人吗!晚上更来气的是,兰新起找我说,周老师让我管你借白上衣,明天比赛穿。我当时生气地说,你告诉周老师说我不借,把我当傻子啊!兰新起哭着求我,我也没理他就跑回家。第三天上学,听兰新起讲,他告诉周老师说我不借衣服,把周老师气的脸都红了。可能他从外校给兰新起借的衣服,参加了比赛。这件事过去不久,周老师就当我们的班主任了。可能他还记着衣服的事吧。很快就把我这个班长撤了,变为副班长,让一个女生当了班长。他没讲理由,但我心里明白。我从内心较劲,一定考个十中给他看看。铁岭县一共十个中学,从一九六三年起,根据县政协的议案,铁岭十中这个省重点中学,往年只从银州镇内各小学招生,改为全县招生。往年从镇内小学招四百名新生,今年镇内只招二百名。这一决定使镇内各小学都着急了,很怕本校考上十中的学生太少丢丑。龙山二校二个班,人少,学苗不好,在全镇排名末尾。周老师着了急,天天压堂。当时教室没灯,夏天黑天晚,我班就点腊烛补课。我班几个后进生天天挨周老师骂。这几个学生也着急,我就把这几个学生组织起来,早上上龙首山去学习。当时山上有个山凹,我们搬了几块石头当桌子、凳子,每天早上四点天一亮就在山上补习,不会的题互相帮助解答。三个月的补习起了作用。我考上十中,赵红利三人考上十一中,王同学考上民中。发榜后,我把通知书拿给周老师看,就为气气他。但也给他提了气,一班考上十中一名,我班两名,他也没丢脸。考上民中的王同学父亲还特意见了我一面说:“没有你领着上山补习,他民中也考不上,多亏你帮助。”这也是我人生受到别人第一个感谢。在十中班级排名我第十名,数学考试背九九口诀我们没学过,我见这题就对周老师来气了,他没教,我就没答。其实,像一九得九,我还是知道的。就是想让判卷老师问一下,周老师为什么不教九九囗诀,因而我丢了九分。不然在班里排名,我肯定还能往前排的。后来,周老师因生活作风问题,被开除教师队伍,下放到水泥厂当工人。这好像老天爷帮我惩罚这个心术不正的人。

(完)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