怀旧记忆(一)学校

6岁是上小学一年级的年龄,我也和小伙伴一样,被母亲送到了村里唯一的学校。我清晰的记得,母亲送我去学校时,和现在的一些小孩子一样,我哭喊着不去上学,母亲把我送到老师身边后,我又跑回家里几次。母亲看我坚决不去学校,生气的用粗绳子把我绑在院子里一颗槐树上,我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着,母亲看我哭累了,解开绳子,领着我上地里掰玉米,哄着我找好吃的,给我讲道理“好好上学,长大了就会有出息”,我似乎明白了母亲的话,从那以后,每天自觉和小伙伴一起上学、放学。

我们村那所学校,与其说是一所学校,不如说是一所三间房大小的房子。教室很简陋,一张大概约2m长、1m宽的大黑板,桌子是约2m长、40cm宽、4cm厚的木板,放在用砖磊成的两个墩子上,板凳是从自己家带的。

第二年,上小学二年级,二年级在邻村,大约2里地的路程,每天我们三五成群一起上学放学,特别是放学路上,一路上走着玩着。夏天,摘一把柳树枝、杨树枝,编个帽子戴在头上,有一丝丝凉意。冬天,打雪仗,堆雪人,两个人左右用手拉着一个人,犹如滑雪一样。

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开始上早自习了,那时候没有钟表,什么时候起床,全靠大人听鸡打鸣、有月亮的时候看月亮在天空的位置,有时,去学校太早了,特别是冬天,学校冷冷清清的,几个小伙伴挤在墙边,互相用胳膊挤着身体,这叫“挤暖暖”。有时候小伙伴点着路上的干树叶、干棉花颗,烤火取暖。

上早自习,教室里没有电灯,全靠每一个学生从家里带一根蜡烛,或提着一个煤油灯,煤油灯很简单,一个小玻璃瓶子,倒点柴油,一个小圆铁片用钉打一个小窟窿,一根细布条塞进去,点燃后可以照明了。1个小时的早自习结束后,个个鼻子里黑乎乎的,那都是油烟熏的。

课余时间,我们没有课间操,跳皮筋、丢沙包、老鹰捉小鸡……是我们最常玩的游戏。上下课时间,全靠校园里那一个手摇的铁铃。

童年,是快乐的,是无忧无虑的,童年的生活就像吃一颗糖那么甜蜜、饮一口家乡的泉水那么清新。

怀念童年,怀念那一份记忆中的快乐……

致70后 2021年11月20日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