豫东农村旧事:上学

#新作者扶植计划 第二期#

我出生于1990年,那个年代我们的父母可能也没听过有幼儿园这个名词。所以,到了5岁多的时候,就给我报了离家一公里的小学育红班(学前班),就是在小学校园里门口位置的三间大瓦房里面,从一年级到五年级都是在小学中心的一栋二层楼内。

上育红班的路程虽然只有一公里,但是在那个年代,一般的学生都是自己跟着大一点的学生走路去的,20多年过去了,我已经记不起来到底是自己是怎么走过去的,如果让现在一个五岁的孩子自己走一公里去上学,先不说他能不能走到,光爷爷奶奶父母哪个也不会允许的。我后来上到二年级的时候,带着弟弟上育红班,模模糊糊有点印象,大概情况是这样的:我吃过饭准备带着弟弟去学校,弟弟吃饭总是很慢还一边玩,我好不容易催着他吃过饭了,到路上他一会说走不动了,一会说书包背不动了,还要牵着手,到路上看到小虫野花了,也要玩一会,基本上走到学校马上就会上课,但是一路上也挺好玩的,现在看来真是有意思,但是时间一去不复返,那个无忧无虑的年代,我们上学的小伙伴在路上背着小书包,踢着小石头,见车就要大喊,有时候碰到雨雪天,浑身都湿了,棉鞋里面都是水,妈妈会生气的说着:走个路也不老实,光往水里走能不湿鞋吗。然后把鞋和袜子给我们脱下来在炉子上烤干再穿上。

到现在我还记得。那是小学一、二年级的时候,我们老师安排我们每天早上要上早自习,还是冬天,天蒙蒙亮的时候,穿上棉袄棉裤和外罩鸭绒袄、粗布裤子,戴上家里缝的手套,兢兢战战的往学校走,中间有个路边是一小片坟地,每次走到那个地方我都会有点害怕,感觉后面有个人在跟着,前几次走到学校都迟到了,老师让我们迟到的站在走廊里,来的最晚的是让他站到楼前面的大松树叉上,他还不能动,因为一动,松树上的雪就会掉下来砸到身上。后来家里知道我一个人害怕,也担心天不亮的时候会有偷小孩的,就让我和邻居家的高年级学生住在一起去了,从那以后,两个人一起也不害怕了,也没有迟到过。

我上小学的时候还是老实一点的,从三年级以后就基本上不让父母操很多心了,回家看到有什么活就干,没事了学学做饭、放羊,但是,稍大点以后就没有了小时候的快乐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